93.鸿门宴

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graphleads.com 手机同步浏览 m.longteng4.com
    [第1章第一卷]

    第93节鸿门宴

    第二天正午,丁中谭他们履约离开了天喷鼻楼。

    常改会道:“来,中谭,鸿儒,我们明天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丁敏浅笑道:“县长,我们鸿儒的酒量可不可,到时辰喝得醉醺醺的,我可弄不动他,我看照样别让他喝了。”

    陈燕笑道:“呦,我们敏姐甚么弄不动啊,连金箍棒都能耍起来呢,功夫深着呢!”

    丁敏笑道:“去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燕浅笑道:“来,大年夜家快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丁敏边吃边赞道:“真好吃!明天我算是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常改会道:“来,鸿儒,咱俩干一杯!”

    李鸿儒浅笑道:“县长,感谢你瞧得起我,我明天就是喝得吐血,我也必定陪您喝好!”说完将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常改会道:“果真没有看错,我就爱好你身上这股劲儿,高兴!”

    陈燕打趣儿道:“怪不得我们敏姐把他当个宝呢,本来也是看上他身上那股劲儿呗。”

    丁敏笑道:“我们鸿儒劲儿猛着呢,功夫凶猛着呢。”

    陈燕笑道:“俗语说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五十坐地能吸土!鸿儒,敏姐她没有把你吸出来啊!”

    丁敏笑道:“我哪儿舍得啊。鸿儒,你燕姐可会疼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李鸿儒浅笑道:“燕姐,您真是风度诱人呐!今后还请您多多疼我。”

    陈燕笑道:“呦,嘴巴倒挺甜的,那今后就看你的表示喽!”

    丁敏笑道:“好mm,我们鸿儒不但嘴巴甜,下面那根儿棒棒糖更甜!”

    陈燕笑道:“照样敏姐幸福啊!又有钱又有棒棒糖吃,我是自惭形秽啊!”

    丁敏笑道:“俗语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好mm,改天我请你,咱姐俩一路吃棒棒糖,怎样样啊?”

    陈燕笑道:“那敢情好啊,好久都没吃了呢。”

    丁敏笑道:“小馋猫,到时辰让你甜掉落牙!”

    陈燕娇柔道:“敏姐,你好狠心呐。”

    吃晚餐后,丁敏和陈燕便一同逛商场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丁中谭和李洪鸿儒两人喝得烂醉。常改会让办事员把丁中谭搀扶到了三楼的芙蓉轩。

    随后又让司机小张把辣椒眼儿和疤喇脸儿两人接到了天喷鼻楼。

    辣椒眼儿一见到常改会,便浅笑道:“县长,你这么急着找我俩,毕竟是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常改会把春蕊的前世此生告诉了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立时怒目切齿,怒喜洋洋!辣椒眼儿朝气道:“他娘的,这个衣冠禽兽连我们春蕊奶奶都敢欺负,我看他是活腻歪了!”说完便狠狠地一拳打在李鸿儒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疤喇脸儿骂道:“这个猪狗不如的器械,今儿个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凶猛。”说完便一拳打在李鸿儒的脸上。

    常改会朝李鸿儒的裆部猛地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辣椒眼儿道:“县长,这个禽兽就交给我们吧,别脏了您的手。”

    疤喇脸儿道:“县长,您宁神,我俩今儿个必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!上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人便开打了。常改会敕令道:“给我往逝世里打!”

    疤喇脸儿边打边说道:“我叫你欺负我们春蕊奶奶,今儿个我就让你长长忘性!”

    辣椒眼儿边踢边骂道:“你这个不知天洼地厚的狗器械,今儿个我就让你见血!”

    此时的李鸿儒被打得惨叫连连,哭爹喊娘,直喊饶命!”

    两人把李鸿儒打了个半逝世,最后竟昏逝世之前。

    常改会道:“你俩把这个禽兽给我扔到天喷鼻楼门口,别让我再看见他!”

    两人把李鸿儒抬了下去,一到天喷鼻楼门口,便狠狠地将他撂在地上,接着又朝他脸上吐了几口吐沫。

    以后丁敏和陈燕逛完商场回来了,两人一到门口,看见李鸿儒遍体鳞伤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丁敏吃惊道:“鸿儒,谁把你打成如许啊?”

    李鸿儒道:“都是那个常改会叫人打得。”

    陈燕道:“你是否是惹着他了?”

    李鸿儒道:“我哪儿知道啊,哎呦,快疼逝世了!”

    陈燕看见他的裆部有个大年夜大年夜的足迹,心里念叨:“这个该逝世的常改会,可别把我的棒棒糖踩坏喽。”

    丁敏道:“走,我们快上医院!”以后便坐车去往第一人平易近医院了。
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graphleads.com 手机同步浏览 m.longteng4.com
上一页前往目次 投推荐票 参加书签下一页